點評
  謝師宴既是中國文化之傳統,也是中國文明之慣性,好古者可稱之為宏大的“禮”,現實者可謂之凡庸的“情”——人情。講人情、禮節,或曰感恩,謝師宴並無不可。古代科舉,考中的舉子拜恩師會同門,那是很大的儀式或者習慣。現代人擺一場謝師宴,自然也很正常。
  問題是,謝師宴這些年變了味:或是盲目攀比,老師一場趕一場,場面越來越大,謝師宴既成了某些學生擺闊炫富的儀式,也成為一些老師追逐虛榮甚至收禮的載體;或是形成奢靡之風,讓富裕者大光其虛榮,讓貧寒學子不堪忍受耗費之貴;或是污染了教學關係,尤其是奢靡謝師宴對老師的誘惑,使其忘記了傳道、授業與解惑,對學子無法做到公平對待,而以貧富論英雄。
  由是而論,異化的、奢靡的謝師宴確應叫停。尤其是那些有權者組織的謝師宴,譬如黨員領導幹部,縱然是8小時外為子女組織的謝師宴,也會一不小心觸犯了黨紀條規。紀檢部門發紅頭文件禁止,是恰當的規範之舉。自然,也包括教育行政主管部門,對於那些熱衷赴謝師宴而且深諳內中味道的老師,或倡議要其自律、或勸誡促其自省、或以紅頭文件禁絕,也應予以肯定。
  至於富豪子弟,執意以朱門酒肉,用謝師來顯擺,並不違法,其高消費行為似乎不可以用紅頭文件去禁止。但前面說了,奢靡謝師宴固然不屬於紅頭文件所管,但紅頭文件可以管得住赴宴的人。甲方乙方,缺其一謝師宴的狂歡就難以上演。
  如果紅頭文件禁謝師宴採取“一刀切”而非“定點規範”,則有多管閑事之嫌。譬如,學生、家長和老師,吃一頓便餐,交流下心得或參加一些娛樂活動,這種人情無傷大雅,紅頭文件自不必管。
  有一點需要肯定的是,紅塵世界,法治還是第一性的,公權力與私權利,各安其分最好。至於人們對社會道德風氣的關切,權力糾偏只是手段之一,法治基礎上的自律和大眾輿論的全方位監督更重要。·張敬偉·
  張敬偉  (原標題:紅頭文件禁謝師宴的是與非)
創作者介紹

Kary In

ji33jivum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